NBA

重生在70年代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两个研究所(4)

2020-01-16 18:32: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在70年代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两个研究所(4)

柳教父抬头看着李淳说:“小李,小张,今天我和二明的谈话必须完全保秘,一个字都不能传出去,懂嘛?通知你们局长,二明的保卫级别必须马上提高,我们中科院做背书。”

张兴明目瞪口呆,愣了一会才说:“柳叔,没这么严重吧?”

柳教父瞪了他一眼,举起手里的U盘说:“就这个小东西,如果传出去,你有十条命都不够。你真是傻大胆。”

顿了一下,柳教父说:“前面说的方案推翻,中科院必须进来,这个我回去协调,最起码计算机所要进来,放心,关于这个屋里的事我一个字都不会说。”

“你先准备一笔钱,咱们要建个保密研究所,最好是在山里,研究人员我张罗,十年保密期,完全隔离研究,设备我没有办法,得你想办法。”

张兴明点头说:“这些没问题,要用多少钱,要用哪些设备你列个单子。”

柳教父的脸上因为激动挂着红晕,说:“我知道几个秘密研究所,一般二三千万左右,有没有?这只是建立场地,设备钱得另算。”

张兴明说:“我先给你五千万,咱们要弄就要弄最好的,由其在生活方面要考虑到位,地点就在石井山一带怎么样?我在那有一个军委批的基地,咱们就建在基地里好了,哪天你有空一起去看看,看怎么弄合适。”

柳教父看了一眼张兴明问:“什么性质的基地?”

张兴明指着张立国说:“这是我安保公司的员工,今年开始,安保公司归军委和公安部直管了,公司经理挂公安部副部长,给批了一块地建基地,全是野战退伍兵,忠诚和保密方面你不用耽心,集体复员,全军事化管理,其实还是兵,就是换了个名称。”

柳教父问:“安全吗?能达到哪个安全级别?”

张兴明说:“放心,武器装备咱们都有,虽然没有重型的也够用了,不行我再跟上面要几辆坦克放基地里。”

柳教父问:“你这基地里有多少人?”

张兴明说:“今年集体复员的差不多能有二万多人,不过现在即然这样,我再多要点吧,保持基地里随时有个几千万把人在,够用不?”

柳教父点点头,说:“好,这样好,我还在想怎么能让驻军派点人守着呢,这样最好,那行,我先回去办事,你钱需要多长时间到位?”从沙发站了起来。

张兴明也站起来,说:“随时都行,柳叔,咱们合作,你不用耽心钱的事情,我还是赚了点钱的。”

柳教父点了点头,低头看了看手里的U盘,伸手递还给张兴明说:“这个你先拿着,等研究所弄好了真接送到里面去,我拿着风险太大,还有你那些计算面方面的成品,一定要保护好,要保秘。”

张兴明接过U盘,随手揣到兜里说:“放心吧,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有从我手里拿走我的东西,你放一百二十个心。”

柳教父看了看张兴明的裤兜撇了撇嘴,不过也没说啥,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大口,镇定了一下,出了一口长气,抬手扶了扶眼镜,冲张兴明点了点头,大步往外走。

张兴明搓了搓脸,说:“柳叔,要不你先别急着走,我觉得咱俩还得说一说,这事这么办我总觉得不在踏实啊。”

柳教父站住回头,问:“哪个地方不踏实。”

张兴明上前拉住他往沙发上走,说:“你先坐下,我觉得吧,你是一下子被惊着了,这怨我,我对这行不是很了解,忽略了一些东西。但是柳叔,我觉得这事还是咱自己干比较好,研究所咱方案不变,仍然在香港建。”

柳教父腾的站起来说:“不行。”

张兴明拉住他的袖子把他拽坐下说:“你听我说完。仍然在香港建一个,不过是建一个遮人耳目的应用研究所,成熟技术出来以后,在那边报专利然后发布出来,真正的技术研究所还是建在石井山基地里,仍然交给你负责,这个可以按你说的办,组织人和设备,签十年的隔离研究合同,你看行不?”

柳教父揉着脸想了一会儿,问:“为什么不让国家参与进来?要知道即使你有成品,倒推也是需要人,需要设备和时间的,而且这么重大的事情,让国家参与进来不是更好吗?”

张兴明说:“不不不,柳叔你理解错了,我不是不想让国家参与进来,而是不能。现在国内的科研氛围还不太适合参与到这样的事情里来。柳叔你信不信?今天咱们找了中科院,明天半个中国都会知道这事,你信不?而且,谁说的算?谁投钱?技术专利怎么算?产品专利怎么算?发展方向谁来定?柳叔,那不是找来个强援,而是找了个套把自己套上了。”

柳教父皱着眉头沉默不语。

张兴明说:“咱先不说这些,就是设备,你们所能提供吗?中科院能提供?国家拨给你上亿的外汇让你用?还有,不是我小气,但是这东西一旦露出去,还是咱们的吗?你能保住还是我能保住?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子?

好,如果能起到作用,能让国家的计算机技术腾飞,我也认了,挣钱的路子有的是,但是谁来保证这个结果?柳叔,我能。我提供钱,弄设备,我能让这个事情好好的发展下去,达到一个好的结果,如果将来国家需要,咱们的技术可以免费提供给国家,或者合作,但是前提是,要能把合适的技术拿出来,你说对不柳叔?”

柳教父仰靠在沙发上,双手捂在脸上搓动,眼镜被他扔在茶几上。

半天,他放下双手,盯着茶杯说:“是我着急了,你说的有道理,我一直觉得我自己特么是个非常冷静的人,妈了个巴子,遇到事心里也慌啊,让你见笑了。”

张兴明乐了,端起茶来喝了几口,说:“柳叔,为国家作贡献是每一个中华儿女应该去做的,我也愿意。但是你应该知道,咱们才走出来几年?现在的政策状态还没有定论,现在国内的学术圈子是什么样的环境?一年有多少人想方设法的跑出去?说实话我弄这个港商的身份是为了啥?柳叔你不也在琢磨去香港办公司吗?为啥?

反过来想,咱们自己把事办了,办好,将来把技术拿出来,我觉得那才是真的贡献,也更有意义,而且专利在手,也能杜绝太多的不好的事情发生。我坚信,只有把枪握在自己手里,才能保证子弹永远对着敌人。咱们百姓在富裕,社会在发展,国家在强大,我相信这一点,但是,不是现在。

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报效祖国,柳叔你能相信我吗?”

柳教父拿起眼镜擦了擦,慢慢的戴上,看着张兴明说:“你说的有道理。没想到我被一个小辈人给教育的没话说了,哈哈,特么有意思。行,刚才是我太急了,你说的对,那就这么来吧,你啥时候有时间,咱们去你的基地看看。”

张兴明笑着对柳教父伸出右手说:“那,柳叔,提前祝咱们合作愉快,事业成功。”

柳教父握住张兴明的手说:“合作愉快。真特么没想到,你这岁数比我还冷静,考虑的这么周到。行,以后方向上你说了算,技术上我负责,咱们干个大的出来。”

平山县医院预约挂号
文水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青岛治疗癫痫病方法
张家口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