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当一个好兵 第一百六十三章 军政府的血腥

2019-12-05 04:38: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当一个好兵 第一百六十三章 军政府的血腥

果憨首府的行政区内,除了最高的主楼以外,其余的地方已经全部沦为了缅政府军的控制区域,果憨军被里里外外的围了数十层,这个时候,胜负已经没有任何的悬念,军政府却实施了围而不攻的策略。

政府军想要的,不是大楼里面的那几条人命,果憨的乱象不是杀了这些人就能解决的,杀掉一个最大的头目,必然会孵化出更多的小头目,这些小头目谁也不会服谁,缅北将会陷入更长期的乱斗中,混乱局面带来的国际谴责是军政府所承担不起的。军政府发动这次攻击的目的,主要有两个,一是迫使果憨地方军搞清楚自己的地位,特别是要果憨认清缅国和中国谁是大哥的问题,另一个含义则是杀鸡给猴看,在缅北的诸多势力中,果憨的地盘最小,实力最弱,缅政府军的卑鄙就在于专挑软柿子捏,打压果憨无非是向其他势力最有力的示威,意思是谁不把政府军放在眼里,谁就会成为被打击的对象。

但是政府军的将领显然低估了果憨地方军的抵抗决心,政府军的实力原本就比果憨地方军要强大得多,再加上是突然袭击,战争一开始,果憨军就节节败退,但是,其抵抗的决心一直没有放弃,甚至不惜采取了“焦土抵抗政策”,利用每一条街道和巷子,每一栋房屋,誓死抵抗。在逼近果憨行政楼的过程中,政府军几乎每往前推进一米就要倒下一名战士,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政府军在推进的过程中,俘获了大量的果憨战俘,如何处置这些战俘,也成了政府军头疼的问题。政府军的内部,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声音,围绕杀与不杀的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副参谋长,无论您问我多少遍,我的观点都是不会变的,这些人杀不得,先不说会遭到国际舆论的谴责,单是我们的北方邻居,就不可能轻易放过我们,果憨之所以会有恃无恐,就是因为背后有它的支持,打狗还要看主人,我认为应该适可而止了”议事大厅里,一名年轻的军官侃侃而谈,丝毫没有被剑拔弩张的气氛吓到。

“林沙,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那些死掉的兄弟就这样算了?少拿北方的邻居吓唬人,谁不知道,那就是个看着吓人的纸老虎,它要是敢动怒,早就出手了,能让我们打到这里?你别忘了,咱们背后还有比它更强大的家伙,它会为了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地方把自己卷进战争?别天真了,一个几十年没有打过仗的纸老虎,早已经忘了怎么打仗了,不打则已,一打准打趴下,它不敢打仗也打不起仗、、嘿嘿”一个蓄着络腮胡子的壮实军官脸上充满了不屑,他手下的部队是这次行动的主力,一路上势如破竹,心里难免滋生了一些傲气,说话的时候声音特别大,从中也能看出他是一个性格强硬的人。

“波刚,收起你的傲慢

,以正规军打赢农民军,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你最看不起的北方邻居,有这样一句古话,叫做“骄兵必败”,这句话送给你,林沙说的没错,我们不要忘了这次行动的真正目的,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打赢果憨的地方军很容易,但是要想真正的占领果憨,是很艰难的,如果彭国龙同意接受我们的条件,我们完全可以留他继续做果憨王。”副参谋长的话,立刻引起了诸多将领的不满,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和波刚一样,对于这个文质彬彬的副参谋长充满了腹诽,他们想不明白,军政府为何要派这样一个人来,从他身上看不到一丁点的军人气概,还有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参谋林沙,除了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以外,简直一无是处。偏偏这两个人又狼狈为奸的勾搭在了一起,并且其中一个还是掌握着决定大权的人,这样的局面让以波刚为首的强硬派很是无奈。

“副参谋长,我接受你的批评,但是彭国龙一直不投降我们又该怎么办?”波刚面色不善的问道,他感觉自己已经够给副参谋长的面子了,但是对方似乎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而把一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毛头小子当成器重的对象,更是让他无法容忍的耻辱。

“呵呵,波刚将军,我明白你的心情,对于那些牺牲的战士,我也非常痛心,这样吧,给你一个报仇雪恨的机会,只要彭国龙一分钟没有投降,他就依然是我们的敌人,对待敌人就要有对待敌人的方法,每间隔一个小时,允许你杀一批果憨俘虏,人数限定在一百人以内,我倒很想看看,彭国龙到底能撑多久”副参谋长说完,脸上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

“副参谋长,不能这样做啊、、”名叫林沙的年轻人,脸上露出了一脸的焦急,他本以为刚才已经成功的说服了副参谋长,没想到最后还是难以保全那些俘虏,如果一个小时以后,彭国龙仍不投降的话,岂不是还要接着杀一百个人呢,那样岂不是要把这些俘虏杀光为止。

“你不用说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对付这些刁民,太温和了反倒会被他们看不起,我们已经给了他们机会,能否抓得住就看他们自己了”副参谋长边说边把目光转向了破烂不堪的行政大楼,他的耐心正在逐渐的消失。

“哼”波刚将军对着这个心有不甘的年轻人投来了轻蔑的笑容,然后高昂着头走了出去,没过多长的时间,便有几排捆着手脚的俘虏被押至行政楼前的空地,俘虏们的眼中全都露出了惶恐不安的神色,他们拥挤着站在一起,就像被饿狼围住的羊群,在他们的头顶上方,架着两台高分辨率的摄像机,从远处看,如同正在拍电影的片场,只不过,这里拍摄的是真实的死亡现场。

负责押解俘虏的政府军士兵听到命令以后,快速的退向了一边,就在俘虏们抬头张望的时候,两架班用机枪被抬了上来,这个时候,俘虏之中有人喊了一声快跑,接着他们便疯狂的向着政府楼狂奔,他们似乎忘了捆在脚下的镣铐,最先奔跑的人倒下了,他来不及爬起来,便被近在咫尺的班用机枪轰碎了脑袋,紧接着,更多的人倒在了地上,**声和怒骂声混合着猩红的血水和残肢断臂,瞬间把这里变成了人间地狱,几分钟后,行政楼前的空地又恢复了之前的宁静,一架通讯车开了过来,车顶上架着一台直径一米的大喇叭,车厢里面坐着的,正是刚刚下达过射击命令的总指挥波刚将军。此时的他,可谓志得意满,他一想到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脸上吃瘪的表情,心里就忍不住的一阵兴奋。

“缩头乌龟彭国龙,睁大你的狗眼看仔细了,地上躺着的这些人,都是被你害死的,你以为不投降就是英雄?哼、每过一个小时,我们就会当着你的面,杀掉一批俘虏,直到你投降为止,不要考验我们的耐心,不然你们全都得死。”波刚对着行政大楼大声地叫喊,虽然无法看见彭国龙,但是他敢肯定,对方一定正躲在楼里的某个角落,咬牙切齿的注视着他,这种感觉令他陶醉。

几分钟后,波刚命令通讯车开了回去,跟着通讯车一起离开的还有两台负责设摄像的摄像车,波刚从车上下来以后,副参谋长已经带着林沙等一批将领站在了车门外,他们中的很多人向波刚表达了祝贺。

副参谋长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波刚一眼,便把注意力放在了他旁边的那位摄像负责人的身上,然后一脸笑意的问道“录像传过去了吗?我们的贵客恐怕等不及了吧,呵呵、、、”

摄像负责人随即骄傲的挺了一下胸脯,精神亢奋的答道“请副参谋长放心,一切都已按照您的指示完成”。

“呵呵,很好,谁能帮忙清理出一间像样的会议室来?急用”副参谋长客客气气的询问着他面前的将领们,而将领们似乎仍没回过神来,他们猜不透这个文质彬彬的副参谋长,就像他们无法猜到他会下达杀死战俘的命令一样,这种人是最可怕的,永远让人看不透、想不到。

随着一名自告奋勇的将军走出,其余的人稍作犹豫之后,全都自发地往前迈了一步,这小小的一步,究竟包含了多大的决心,除了他们自己,没有人会知道、、、、

济南红绘医院怎么样
巴马瑶族自治县民族医院
宁夏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天津有哪些治疗癫痫病医院
连云港治疗白癜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