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九阳至尊 正文 第270章 微微一笑很倾城

2020-01-16 21:26: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阳至尊 正文 第270章 微微一笑很倾城

此言一出,登时让原本纷纷的议论声彻底匿迹。

那些原本还说得兴高采烈的旁观食客瞬间闭嘴,眼中的嘲笑讥讽换成了惊慌与不安,看向赵寒二人的目光就像是看死人一般。

“嗯,苍蝇都闭嘴了。”

赵寒只觉耳根子一清,登时嘴角一列,眼中闪过精芒,转头朝着一个方向笑了笑,接着举起沙钵大的拳头朝着一虚无之处狠狠就是一拳!

“轰~”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整个楼层像是被一股飓风飙过,原本摆放整齐的桌凳直接被冲得七零八落,桌上那些仿佛艺术品般的玉杯银盘金碗牙筷被直接碾成粉碎,各种残羹剩菜汤汁酒液撒了一地,现场好不狼藉。

那些旁观的食客此刻遭了大罪,有的被破碎的盘碗碎片在脸上隔开了数道深可见骨的口子,有的被飞溅过来的残羹冷炙和汤液酒水直接砸中,像是开了酱铺,咸酸苦辣一股脑儿都滚了出来。

整一层楼里,唯一安好的也就是赵寒与白裙少女落座的这一席,无论桌凳完整无缺,像是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庇佑着这一块区域,让先前那狂暴肆虐的劲气无法逾越半步。

“有点意思,终于遇到好玩的了!”

赵寒舔了舔嘴唇,眼中满是兴奋之色,原本显得瘦高的身形突然间膨胀起来,贴身的劲装被直接撑起,衣袍下像是有几条狂暴的大蟒在游动,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一股迫人的力量。

更令一众旁观失神的是,从赵寒体内透发出的那如同大江长河般浩浩荡荡的血气,几乎在整个楼层间形成了一股新的飓风,便是隔着十几二十丈外,都能感受到那刺得人脸面生疼的血气阳刚!

好浑厚的血气!

好恐怖的力量!

在赵寒随意的放开对自己血气禁锢的这一刻,整个白鹤楼十三层再无一人敢小觑眼前这个看似从乡野出来的土包子。

这种程度的浑厚血气,便是那些实力恐怖的妖将级妖物都难以企及,更何况是人?

这家伙莫不是披着人皮的妖物吧?

“好!好!好!”

就在这时,楼层内突然响起一道惊喜莫名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声让人浑身惊悚难安的鹤唳,众人只觉眼前一花,眼前就多出了一道人影。

就见此人身着鹤灰色长袍,须发斑白,面容清癯,脸上透着一股淡紫色,显然体内灵力充盈已经到了近乎外溢的地步,周身气机圆润一体,无懈可击。

“好家伙,这气度犹在南极子之上,是真真正正的宝丹境的命武者,不是真空教护教尊者那种强行封印自身实力的那种半吊子。”

赵寒默默打量了眼前这位刚刚出场的老者,眼中的战意更加盎然,如果说之前还在秘境里,他对上真正的宝丹境命武还有些棘手,甚至有很大几率落败的话,那么在进入还真境以后,赵寒已经有足够的信心来应对前两个小境界的宝丹境的命武者了。

不错,虽然从秘境出来以后,赵寒就非常悲催的被白裙小姐姐抓了壮丁,当成了专职厨师,不过山野之中根本就没有取火的工具,无奈之下,赵寒每次都是催发自己的血气或灵力来烤制食物,面对肚子像是无底洞般的白裙小姐姐,赵寒每天当厨师多久,维持灵力和血气的输出就得多久,以至于在出了秘境五天之后的一个晚上,赵寒烤制一头五六丈巨大的云光豹时,体内灵力达到巅峰,接着再往上一撞,突破了某个桎梏,水到渠成的灵云化海。

紫府内九团灵云在凝练压缩达到临界点后,便化作一场倾盆大雨,洋洋洒洒的降落在下方开辟出的广袤空间中。

一夜之后,紫府内再找不出一丝灵云、灵雾的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广袤无边的神海,波涛流动,灵力精粹,比之前不知强了多少倍!

还真第一境,神海境,成了。

修为突破到了还真境以后,赵寒紫府内的命相再度发生变化,出现了第三只三足白鸦,与之前的两只形成一个完美的三角形,形象更加的细腻丰满,蕴含的神秘气息更加的澎湃,尤其是从第三只白鸦传递出的九阳玄功后续功法,九阳屠天指和东皇镇狱钟的还真篇,除此之外,还有一门名为《万妙飞虹术》的身法,据说练到高深处,能够身化飞虹,瞬息千里,端得是驰援奔袭,逃离保命的必备之技。

这一路走来,赵寒除了每天给白裙小姐姐当厨师以外,就是磨砺灵力,将自己的修为彻底稳固,同时修炼这几门命武技,如此勤勉之下,战力自是一日千里,等到了青兰城时,赵寒一身战力较之刚刚离开虫巢秘境时不知强了多少,如今的他哪怕只用三成实力都能轻易战胜之前的自己。

此刻面对一位宝丹境的命武者,体内原本的好战因子彻底激发,实际上,在修为突破到还真境以后,基本上在这个境界,赵寒已经无敌了,当然了,那些武道圣地培养出来的种子级弟子可能要真的打过才知道,但普通的还真级命武者,赵寒早在灵云境时就已经可以横扫,此刻他实力较之前有强了许多,已经足够和寻常的宝丹境命武者掰掰手腕了。

“老夫单伟焽,乃是白鹤楼的管事之一,这位小兄弟,就是你先前说要拆了我们白鹤楼?”长袍紫面的老者自我介绍了一番,接着直接向赵寒发难,目光如电,直透人心。

赵寒与对方直接对视,不弱分毫,嘴角满是玩味:“这么久都不上菜,老子肚子都饿瘪了,不拆了你们这破楼,难道还给你们送金匾么?”

“嗯?居然能挡得住我的目击,这一位实力不弱啊,要想拿下他,却是要费一番手脚了。”单伟焽见状,心中暗暗吃惊,要知道他乃是宝丹立鼎巅峰的命武者,只差一步就能提炼玉液,目光虽然无形无质,却已经包含了一丝精神意念,宝丹境以下的命武者,即便是巅峰濒临突破也禁不住他这一眼,可此刻这往常屡试不爽的方式却无功而返,让他不由的暗自提高了警惕。

“就是因为上菜慢了,小兄弟你就直接掀桌子,把这一层的其他食客朋友都欺负得不得不远远躲避么?”

“哦,你这么会说话,我是说不过你的。”赵寒双眼眯了起来,强行按捺住几乎要从胸膛里跳出的心脏,他张嘴一笑,露出满口整齐生白的牙齿,“不过,我这人不喜欢打嘴炮,对我们命武者来说,说一万句,不如打出一拳!”

“这么说,小兄弟是想和我动手了?”单伟焽目光转动,扫过做无辜状默默发呆的白裙少女,皱了皱眉,“只是小兄弟你若是和我动手,你的女伴……”

赵寒哈哈大笑:“这个不用你操心,选场地吧,或者就在这来一场?”

开玩笑,一个活了不知多少年,实力连赵寒现在都看不透的假少女如果还需要担心吗?真正需要担心的不应该是这些无知的路人还有白鹤楼吗?

真要把这一位惹火了,放出五毒之一,这青兰城几百万号人最后能剩几个?

“看来小兄弟信心满满,这一战是无论如何都避免不了的了。”单伟焽脸色一正,看着跃跃欲试的赵寒,心头一动,原本提起的灵力又松了下去,笑道,“正好,我们白鹤楼有一处妙地,若是小兄弟你真想战上一场的话,不妨跟我来,那里应该能满足你好战的欲望。”

“哦,真有这么好玩的地方,那地方像你这样的对手很多吗?”赵寒眼前一亮,忽而瞟见一旁默不作声的白裙小姐姐,不由缩了缩脖子,哼道,“那啥,你那破地方就只能打架么?我肚子很饿,没力气打了。”

单伟焽脚下一软几乎跌倒在地,没想到眼前这看似强势的少年郎居然是个吃货,可白鹤楼缺吃的吗?

“小兄弟,关于吃的,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们七十二层白鹤楼,最不缺的就是吃!”单伟焽说完,也不打算再和赵寒纠缠,再呆下去,他怕自己会忍不住直接动手。

这家伙,实在是太能折腾!

“哦,包吃饱么?”

赵寒闻言,几乎激动地要跳起来,扭头看向白裙小姐姐,就见此前像是一尊玉雕半声不吭的她像是突然活了过来,整个人都像是在发光,尤其是洁白的脸庞上更是焕发出一种名为欣喜的光泽,刹那间,就像是春天来到,冰雪消融,天暖花开,百紫千红,万物生发,整一层的空气中都似弥漫开清新的花草香味。

无论是那些旁观的食客还是举步就走的单伟焽此刻都愣住了,虽然他们现在还是身处在白鹤楼的第十三层,可眼前看到的,耳朵听到的,鼻子嗅到的,皮肤感触到的,心里感受到却让他们好不愿意自己正处在春天里,姹紫嫣红,生机勃勃的田野上。

仅仅是一个浅浅的笑容,就给人一种改天换地的错觉,甚至沉溺其中,难以自拔,这白裙少女实力究竟到了何等恐怖的程度?

要知道,这里面可还有一个货真价实的宝丹境命武者!

河北省固安县医院
西安市阎良区中医医院
赤峰治牛皮癣费用
惠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台州最好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